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爷爷的湘江畔

[复制链接]
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-4-28 17:00:58 [显示全部楼层]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2626
湘江边,战斗正在进行着,敌人的飞机扔下炸弹,渡江的同志们血肉横飞,背后的国军越来越多,像蚂蚁一样涌向江边,在这一边,掩护渡江的战士们成片的倒下,那一边,红军战士们正在强渡红色的湘江。


空气中都是浓浓的炮火味,我们这一队正打算渡江,我们团昨天在执行任务时减员过半,我们班还有四个人,班长刘治国,王铁杆,孙王爷,和我。
我们四个跟随部队隐藏在树林里,班长满面愁容,他的弟弟昨天牺牲,感觉他随时能哭出来。班长说过,两年前有一支红军从村里过,停留了几天,而就在那几天,年轻气盛的他看上了红军的钢枪,就带着弟弟报名加入红军,母亲坚决反对,因为她只有两个儿子,但是他的父亲却极力支持,一来二去,说服了他的母亲。当时我正坐在草地上,班长突然把头转过来,对我说:“小章,我该怎么和我娘说,我弟弟没了!”。他双眼通红,说完的瞬间两行热泪已经涌出,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
我不知道怎么说,旁边的孙王爷叫道:“班长你别哭了,等渡过这湘江再哭也不晚”。我看到孙王爷眼中流露着无比的坚定。河岸边的爆炸声不断的响起,岸边架起来四五挺重机枪,把子弹射向敌人的飞机,然而那庞然大物完好无损。
班长还想再说些什么,突然哨声吹起,我们这一队已经开始过江了。在月色下和炮火的照映下,我们跑步前进。突然天空大亮,又是敌人的照明弹,接着嗡嗡的又来了几个飞机,我听到团长喊,不要抬头,注意脚下,飞速过江。
一阵阵巨响和热浪从四面八方吹来,只感觉“砰”的一声,一大块石头就砸在了我的头上,我感觉晕晕的,一摸都是血,旁边的班长过来扶我,他拉着我继续跑,只感觉两脚踏轻,下边的木桥就像稀泥一样软。“哒哒哒……”,一大梭子子弹从飞机上射下来,前边的同志成片的倒下,也包括我左前方的孙王爷,我的脸上溅的都是血。那时候只有一个意念,“往前跑”。
“抢救伤员,清理桥面”。听到这里,前面的人停了下来。班长扶起来孙王爷,他的肚子上有一个大洞,肠子都流了出来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班长喊我搭把手,把他的尸体送入了湘江。然后听到了一阵欢呼,一架敌机坠落,原来是因为它刚刚低空扫射,被我们红军的重机枪击中坠落。我们顿时振奋了起来。
“刘治国!”。“在,团长!”。“带你的人去接替东边的重机枪”,团长下达了命令。距离我们十米的重机枪旁边已然躺了三四名牺牲的红军战士,刚刚的扫射,他们无一幸免。
这个时候我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,不知道团长为什么要选我们,但我们都没有什么怨言。
飞机已经飞走,我们三个人守在重机枪旁边,等待着敌机。班长说:“今天我们就是死也要打下来一个飞机,小章、老王哥你们不怕吧”。“怕个锤子,打了这么多年仗,活到现在,我已经赚了,小章,要不你”。王铁杆说着指了指大部队。我知道,王大哥想让我走。“我要和你们一起打下来这群王八。”他们没有多说。
等了大约二十分钟,敌机卷土重来,一颗颗炮弹从天上落下来,有的已经砸在湘江上。在岸上部队下达隐蔽,后续部队停止过桥的指令时,我们已经向飞机开火,我负责观察飞机,王铁杆装弹,班长射击。这是候有人向我们喊“近了再打!近了再打!”
没过多大会,一架飞机已经俯冲过来。“哒哒哒……”,枪口已经瞄向我们,子弹打在前边的桥面上,飞起一片碎末。只感觉一阵凉风,一大梭子子弹从旁边掠过,竟然没有打中我们,却击中了旁边机枪的战士。
班长特别气愤,刚刚那么近都没有打中,他很懊恼。嗡嗡声再次传来,那架飞机从我们背后又飞了回来,同样是俯冲射击。我们赶紧调换枪口方向。“不好,机枪架卡住了!”可能因为生锈,机枪的角度被卡死了,根本不可能射到飞机。这个时间王铁杆大声喊道:“小章装弹!”然后一把抱起重机枪,把枪口对准飞机。“开火!”班长扣动了扳机,我看到我们的子弹重重的打进了飞机的身体,飞机射下来的子弹也洒向我们,只感觉周围都是喷薄的鲜血。我看到班长浑身是血也没有停止射击,我奋力的续着子弹,终于飞机起火,重重的栽到了岸边。我看到班长躺在了地上,脸都被打的看不清了,王铁杆的手、胳膊和胸前,已经被机枪烫焦了,而我全身不知道中了几个子弹,就晕了过去。
说到这里,爷爷抬了抬自己的左腿,那条腿中弹之后就瘸了,至今也不太灵活,所以后来爷爷转做文职,写报道,教同志们认字。
“然后呢?爷爷”,我问道。
“然后,然后只有我自己活了下来,唉!”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模板大全
关注我们
意见
反馈